必然与偶然

2019-08-10

最近看了角正武先生的「相手を動かす」(主导你的对手),重温了「攻めと崩し」(攻与破)、千叶仁先生的战术迎战论和上段谏言后,再回头看了吉山满先生的《剑道升段审查合格术》,里面几乎都异曲同工地提到两个词“必然”与“偶然”。

  为何明明在考段中击中对手了啊,怎么没有过?(这种情况可能在越往高段的考段中越出现得多)
  为何明明在比赛中击中对手了啊,怎么没判给我?(这种情况可能越接近决赛越会出现得多)

  其中一个原因很可能是,这次击中只是一次偶然。
  我记得以前最初学剑的时候,除了基础的“击手练习”以外,还有诸如专项的“出端手”的练习内容。方法不外乎是一方击面而另一方则待对手抬手瞬间击其手。当然,一方打面,而另一方待其起手瞬间击面这种方式就顺理成章叫做“出端面”了。
  我记得三年前某次福田先生来指导的时候曾很失望地说,这个不是“出端技”,“出端技”比你们这种形式高深得多。

  也许,刚开始练习的朋友都会有这种经验,自己等到对方起手瞬间进行的打击命中率并不会太高,要么没有距离,要么就是时机不对、严重的已经打到对手手臂了。只是“偶然”会打得像样一点。嗯,偶然。

  吉山满先生的书中提到,剑道,打击前的准备会更受评委或裁判的重视,蹲踞、发声、位攻、判断、忍耐、决断、舍身,经过了这么多,才进入“打击”的环节,然后还有最后的展示好不松懈的“残心”。而整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位攻”中“先”的感觉,“位攻”包括以剑攻、以体攻、以心攻或者是这三者的混合攻(这里省略2万多字),而“先”则是“主动”,并没有“等待”一说,“等待”也就是被动,受对手动作所左右和制约,一定程度上,自己在等待的过程中被对手“主导”了。

  通过“攻”来制约、主导对手,使之内心出现“惊恐疑惑”的四病,“惊恐”则或退或挡或欲先下手为强;“疑惑”则犹豫不决而反应停滞,将其反应控制在掌握之中,也就能造就“必然”的一击。

  “击中”在比赛中一定程度代表着胜利,但存在“偶然”和“必然”两种截然不同的区别。自己每一次击中对手,能否自我判断这一击到底是通过内心抗衡制约对手实现的、还是只满足于单纯“击中”这一个事实,也许就是“修行剑道”和“试合剑道”练习者的最大区别了。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13527624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