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sitemap.html
广州剑道 剑道新闻 关于集贤 剑道Q&A 资料文献 剑道博客 剑道视频 剑道微博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更多 >>资料文献
以剑道爱好者之一--馆野 觉治
修炼剑道的注意事项--田罔 传
我与剑道-津崎 兼敬
往昔的训练-高桥 秀三
剑道是何为--高岛 永吉
回忆--千叶 敏雄
大成剑道的必须条件
修炼剑道的心理准备--重罔 昇
兄弟之谱--柴恒 正弘
我的剑道观--铃木 恒雄
随感--营原 惠三郎
就剑道修炼上的信修条-杉江 寭
剑道与我-关 牧翁
剑道也要画龙点睛-佐藤 贡
回忆--清水 义男
改世之剑--园田 直
意愿和信念--佐佐木 季邦
勿忘初心--佐藤 贞雄
我与剑道-佐藤 金作
体验--佐藤 毅
偶感--作道 圭一
苦莲-定久 寿元
空击的生涯--佐藤 忠三
剑道与我-佐藤 寒山
剑道史的事理--世森 顺造
【转】二刀流研究(剑道资料)
2010-10-4 15:01:07    点击次数:9316
二刀流研究
一、何谓二刀流
从剑道起源上讲,相传是由最初诞生于我国的剑术传播到日本后,渐与日本本土文化相融合,逐步演变成为一种完全别与中国古剑术的武道类型。十四世纪起的中条流、天真正传神道流、爱洲阴流这兵法三大源流相继出现,代表了日本“兵法”由“弓马之道”朝“击剑之术”转化的成型。
在日本历史上曾涌现的剑术流派不计其数,然而在演化成为现代剑道的升华过程中,其选择的中心却是一刀流。现代剑道中,一刀中段之构可以理解为剑道的基本之本道,而那些推行中段以外之构的剑道则是违背了基本理念的邪道。因此,剑道的实践问题也被认为是没有价值的事而缺少剑道家去专门研究。二刀流,即两手持刀之术,同样在很长一段时期内被当成了异端;双手持刀亦被视作邪剑,非正途。
如今,相信大多数人听到二刀流这一名词时,初反映必定是联想起一位赋有盛名的剑客——宫本武藏。于是乎就有了如《广辞苑》(第四版、新村出编、岩波书店、平成5年)中将宫本武藏视位成了二刀流的创始者,并同时将二刀流与二天一流视为了同一流派,而二天一流又是“宫本武藏所创始的剑道一派”这样的说法。而《图说日本武道辞典》(笹间良彦著、柏书房、昭和57年)里也谈到二刀流乃是“学习宫本武藏的二天一流,在江戸时代中所传颂的流仪”。然而,严密地说,就算视宫本武藏为二刀流的创始者,但二天一流也只是其所创建的一派而已,我们不能将二刀流当作是宫本武藏的流派本身。现实中,与二天一流没有联系的二刀流也是真实存在的。与其说二刀流必须是继承二天一流道统的流派,还不如讲成是两手持刀作战的剑法总称。以此意定位二刀流这一名词如今已是相当普通了。譬如在《剑窓》(第118号、全日本剑道连盟发行、平成3年6月)中的二刀流理解就是 “持二本之刀作战”,根据实际情况的特殊,二刀流所表示的为不同的具体流派名。
“二刀流”与“二刀”之间的区别,从严密意义上讲,二刀流的“二刀”意指太刀与胁差,而非单纯的两刀。不过现实中,这一区别实际意义不大,所以广义上可以将二刀与两刀视为同意。在全日本剑道连盟试合的《审判规则》中就有这样的一条:“竹刀的拿法,右手持大刀,左手持小刀的场合为正二刀;左手持大刀,右手持小刀的场合为逆二刀。”这就是关于二刀拿法正二刀、逆二刀的区别。不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文献中所谓的“二刀”都是正二刀,在使用二刀的场合,基本上都是以右手持大刀,左手持小刀建二刀之构,逆二刀反而很少出现在记录中。当时的剑术解说书就记载有:“大持于右而小持于左,架构的场合,大刀以上段而小刀以中段为普通之构”(《最も実际的な学生剑道の粋》近代剑道名著大系第七卷、富永坚吾著、同朋舍出版、昭和61年),以及“大小两刀一般在左手持小太刀、右手持长太刀”(《剑道解说》近代剑道名著大系第十二卷、剑道教育研究会著、同朋舍出版、昭和61年》。随后才逐渐产生了以左手持大刀,右手持小刀,与通常的竹刀持法相逆的拿法,这才有了逆二刀之名。
论架构的方法,由于二刀乃是二本之剑的組合,所以架构的方式不可谓不多。《二刀流を语る》(复刻版、吉田精显著、体育とスポーツ出版社、昭和58年)中就有共十七种架构的方式;而《现代剑道 二刀流の习い方》中也介绍有七种。而现在的剑道作为中心之构的方式为大刀以上段、小刀以中段建构,如《二刀流を语る》有“上下太刀之构”,《现代剑道 二刀流の习い方》中则记有“大刀上段之构”。其它的类型诸如大小皆以上段构,或组十字以构等等现实中也是有使用者的。
至于二刀流的“足之置”方式,由于正二刀、逆二刀根据实际使用者的不同,都有右足前或左足前的可能性,因此一直没得到统一。不过,很多情况下,一般是以持小刀的方位为前足架构的。
实际的二刀攻击法,基本是以小刀押住对方的竹刀,同时以大刀击面、小手;或胴打(击腹部);或是突刺。可能是在对手击面之时以小刀抵挡,同时大刀胴打(击腹部);或者在对手突刺时以小刀押在受攻击之处,并以大刀击面等等。所以,二刀流之技多为以小刀受对方之打而大刀趁空隙击打对手破绽部位。
二、古法二刀流
一般,世人多将宫本武藏看做是左右两手持长短之刀以作战的二刀流的元祖。不过宫本武藏的二天一流以前二刀之形其实早已出现了。按《大日本剑术史》(复刻版、堀正平著、体育とスポーツ出版社、昭和60年)所记:“二刀之剑法,实际在武藏的二天一流成型之前的诸流派中早有出现。譬如京流的山本勘助在天文十五年有二刀形五本;新影流的庆长十五年传书中有三本孰之图居其中。故将二刀元祖定为武藏实在是太主观了,应该说二刀根本不存在有元祖。” 大小两刀同时使用的二刀剑法,实际上从室町时代起就已经存在着构想了。最古老的流派之一神道流系中便有将二刀剑法作为一刀剑法的别传的传承记载,十四世纪的宝山流二刀之术的发现,传说乃京流山本勘助在天文十五年时所著之《军法兵法记剑术之卷》中含二刀形五本,庆长年间的疋田派新阴流(即·新影流的庆长十五年传书)中也有明确的二刀剑法绘图存在。这些资料无不说明了到了战国时代,二刀剑法实际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剑法而广为传播。宫本武藏为二刀流的元祖的说法已经越来越说不通了。
(1)天真正传神道流
最早出现二刀之术的流派或许是天真正传神道流吧。天真正传神道流全名为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被誉为日本国剑法的元祖,与爱洲阴流、中条流并称为三大古流。在今天的茨城县的香取·鹿岛,自古以来就有防人的武艺锻炼传统。到了室町时代,出现了一位擅长真言密教的武将,学得下总国·香取所传承的古武道,创立了天真正传神道流一脉。他,就是天真正传神道流鼻祖饭筱长威斋家直。相传家直在他六十岁之时向香取大神(《先代旧事本纪卷第一》:二神相生之神,儿·经津主神。今坐下总国之香取大神是也)许下千日大愿而斋戒沐浴,致力于兵法的百炼千锻,当修业达成后得香取大神授予其神书一卷以示激励。天真正传神道流虽然被称为日本剑法元祖,但就其本身性质而言,称天真正传神道流为武道更为恰当。因为天真正传神道流不但包含了太刀术、薙刀术,同时还很好地综合了棒术、枪术、居合、柔术及手里剑等多项战斗技能,说它是一门总合武术流派也绝不为过。而在天真正传神道流太刀术之型就分为了四项:
(1)、表之太刀 四条:五津之太刀 七津之太刀 神集之太刀 八神之太刀
(2)、五行之太刀 五条:三津之太刀 四津之太刀 阴之太刀 舍之太刀 发之太刀
(3)、极意七条之太刀 三条:远山之太刀(浮舟之位) 片浪之太刀(叶水之位) 扬波之太刀(山月之位)
(4)、 两刀 四条:永月之太刀(二王之位) 水月之太刀(天地之位) 矶浪之太刀(风叶之位) 村云之太刀(佐寿之位)
而其中的“两刀 四条”应该就是清兴看到的所有记载中出现最早的二刀流剑法了。从传系上讲,兵法三大源流之后成型的两大流派,无论是新当流还是新阴流,受天真正传神道流影响可谓颇为深远。塚原卜传通过松本备前守得以继承神道流薙刀之术而开创新当一脉;上泉伊势守更是融合了神道流、阴流两派所长创立新阴流。所以说新当、新阴之剑术源自神道流绝不为过。只是不知为何,后两者的剑法体系中却没有了二刀之法的延续。这点清兴能力所限,无力求证了。
(2)宝山流
在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之后出现二刀流记载的应该算十四世纪的宝山流。虽然这一流派今天基本已经找不到修行之人了,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在某些剑道书籍中挖掘出宝山流的痕迹。比如在《二刀流を语る》对宝山流的描述就相当地清晰:“宝山流为中条流末流,至堤山城守后改称宝山流。其流仪之表为燕飞、燕廻、锋返、方扬廻、浮舟、浦波、山阴、芝引、蜻蛉返、千金漠传、留太刀以上十一手,次之中段之形,普通的胜负则用以羽节切、阴见崩、一叉铁之形。又浮镜所云小太刀十一手之秘传,其形之名有横太刀、浮曲角之太刀、八天切等称谓。以关上十一手为其流之极意。所云关上十一手为飞龙迫、卧龙迫、阴阳乱、上下太刀、飞鸟翔、阴虎乱、阳虎乱、虎乱入、晴眼崩、晴眼留、云剑翔这十一种,皆是二刀之型。更又有称为‘山之井’的形秘传,其名颇有高深意味。除此之外尚有秘传之太刀等。所在问题是,其流何时出现的秘传关上十一手?我们无法在中条流中找到二刀之传,宝山流出现的二刀是否是后来才加入的。如果将关上十一手之形与铁人流之形做比较推测,宝山流二刀用法的加入或许是宽永以后的事了。可惜其间信息不足,无法判明。”
特别引人关注的是,关上十一手秘传的二刀所用皆是手中上下太刀之术。其上下太刀之构为大刀作上段,小刀以中段架构之形,这是现在的二刀中心之构型。而宝山流出现大约是在西历1370~80年左右,相当于宫本武藏诞生的约二百年前。那么,现代剑道中二刀的中心之构——上下太刀之构,有可能正是顺着十四世纪的宝山流为其起源而逐渐发展起来的。
(3)新阴流
新影流的庆长十五年传书绘图虽然在部分资料中曾经提过,不过清兴从未亲眼见到。疋田派新阴流之祖疋田文五郎景兼的师范是上泉伊势守信纲,这点是可以确定的。而继承伊势守所创立新阴流一脉道统者,乃柳生新阴流的柳生石舟斋宗严。战国时代,为众人所公认的最强者,剑圣上泉伊势守信纲与柳生石舟斋宗严之间剑术的传承关系是无可否定的。上泉伊势守赐予柳生石舟斋的代表了新阴流最高境界的印可以及最高奥义的影目录四卷已然说明这层关系。因此这里便以通过阐述柳生新阴流剑法的方式来代表整个新阴流体系。
根据《新阴流兵法目录事》,柳生新阴流内传剑法可分成下列五项:
1、三学円太刀(柳生太刀技之基础) 五本:一刀两断 斩钉截铁 半开半向 右旋左转 长短一味
三学円太刀中的三学原指佛学中戒·定·慧三者修行,在这里指架势·手足·太刀。作为剑术基本,三学円太刀主要是为剑手通过精神上的修炼得以清楚认识自己,并在对敌时得以保持平常心态。
2、 九箇(集合) 九本:必胜 逆风 十太刀 和卜 捷径 小诘 大诘 八重垣 村云
九箇者,有取与他流极意,综合而得之成本的说法。与先前之三学円太刀中三学之法正好相反,九箇的精髓在于如何去影响对方的行动,并最终驱引对手。讲究在对战中如何时刻保持必胜的信心。新阴流之术一大特色乃是调动对方,根据对方的行动而取胜的活人剑。
3 、燕飞(动声结合) 六本(江户遣八本) :燕飞 猿回 山阴 月影 浦波 浮舟
燕飞、上泉伊势守先从松本备前守之鹿道神流、爱州移香斋之阴流学习而后得新阴流的创始,燕飞便是阴流绝技之一。使用木刀后,可以一气呵成六本(江户使用八本)齐出的绝学。在新阴流诸法中,气势的加重方式几乎是无声的,唯一例外是这个燕飞之技有三处需要有声的气合,这也是燕飞的独特之处。通过燕飞的修炼,可以使身体、手足得以自由自在的活动。
4 、天狗抄(具体之法) 八本:花车 明身 善待 手引 二刀 二刀打物 乱剑 二人悬(天狗抄奥)
天狗抄是在通过三学,九箇的修炼后,得其基本可以自由自在使用时才课学习的高深剑术。其中包含对二刀之法及应对多敌的战法。
5 、奥ノ太刀 六本:添截乱截 无二剑 活人刀 向上 极意 神妙剑
奥ノ太刀中,如双方实力相当且均以奥ノ太刀对战,则使无二剑者胜添截乱截者,使活人刀者胜无二剑者,依次类推。最后到达神妙剑这极意之太刀。
(以上依据渡辺忠成 / 岛正纪 共著《新阴流兵法教范》)
而五项之中,至少需要达到柳生新阴流传位的天狗抄位(柳生新阴流传位分为:入门、表位、大传位、小传位、天狗抄位、天狗抄奥位、仮目录位、目录位、外传位、内传位)才可以初步修行的“天狗抄”中的“二刀”、“二刀打物”两本即是柳生新阴流,或言新阴流所流传的应对二刀流的剑法。而在《史料柳生新阴流·上卷》(今村嘉雄编、人物往来社刊)中收录有柳生石舟斋颁发给金春七郎的《新阴流兵法目录事》,其中的八本“天狗抄”为:高林坊、风眼房、太郎房、荣意坊、智罗天、火乱房、修德房、金毘罗房。其中的智罗天、火乱房两本即应对二刀之法。
 
 

虽然如今的柳生新阴流中并没有二刀流剑法(但在柳生新阴流分支之一的柳生心眼流中却包含了丰富的二刀套路,应该是受了江户时代二刀流风气的影响),但“二刀”、“二刀打物”之式的存在也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在柳生石舟斋的时代,二刀流确实是存在的。
(4)心形刀流
心形刀流的始祖名为伊庭是水轩秀明,通称想左卫门,号常吟子。生年不详但推之大概是庆安时代。伊庭是水轩秀明师从神道流的妻片谦寿斋及志贺十郎兵卫如见斋,《甲子夜话》的著者,有名的肥前平戸藩主松浦静山(壱岐守清)就是心形刀流的免许皆传,而在《剑考》心形刀流的注释书中还残留有他“是水轩,柳生门下之术学”的记载。而《击剑丛谈》中,志贺十郎兵卫如见斋又是本心刀流的创始人,所以心形刀流的刀术可说是神道流、本心刀流、柳生流之技的总合。天和元(1681)年伊庭是水轩秀明获得本心刀流免许皆传。翌年在江戸开创了心形刀流。后与北辰一刀流千叶周作的玄武馆、镜新明智流桃井春藏的士学馆、神道无念流的斋藤弥九郎的炼兵馆并称为江户四大道场。
心形刀流讲求练心为首,练技次之,宣扬“心为理、技为形”的思想,以形为心的表现,心直则形直,心邪则形邪。人是心器,形邪则心必曲。因此,欲求形直先问于心。心不正、剑则斜(邪)。心形刀流门下所追求的正是将心、形、刀三者合为一体的流派最高境界。
心形刀流之术可谓丰富多彩,囊括了一刀、二刀、小太刀共传等等。不过有一点与前述的宝山流非常相似,就是心形刀流二刀的用法似乎颇受铁人流之形的影响。其二刀之形有向满字、横满字、横满字残、刀合切、相卷、清眼破、柳雪刀、鹰之羽。而极意之太刀三本为水月刀、三心刀、无拍子,其中,三心刀与无拍子正是使用的二刀之形。而特别值得注目就是极意之太刀中的“三心刀”。其构在《二刀流を语る》是这样描述的:“短刀于头上回转前进,观敌之气懈之机以短刀投敌,投掷同时以长刀突击敌之胸板,其构为右手持短刀左手持长刀的逆二刀之构。”这招“三心刀”,以短刀投掷的特点,正乃与通常之构相异的逆二刀的特征。
以短剑投向敌人,再趁敌有隙之机以长剑斩之术除了心形刀流以外,未来知新流的“飞龙剑”与宝山流的“飞龙迫”、“卧龙迫”均是如此。然而后者却是右手持长剑、左手持短剑的通常二刀流。那为何心形刀流却是以逆二刀存在呢?《二刀流を语る》对此作为说明:“心形刀流因何故斯样作逆形?短剑投敌时,以左手投与以右手投都是正确的投法,又突之刻左手持长剑亦并非不可。然,待短剑投敌已终,残长剑之左手唯突之一手限,更者真剑之场所,不得有余程思(沉思)未切之业。故尔此刀法,精神之方较之剑之技术更为重要条件。所以,先视心之持,恰有浄土教之说云‘三心’之心,故定招名云三心刀也。” 为了确实地杀死敌人而采取了右手投掷短剑的极为高深的逆二刀“三心刀”,这怕是古流之中最初的逆二刀了。
(5)其他使用二刀流的流派
除了上述四个流派外,神道梦想流杖术、民弥流居合术、驹川改心流、铁人流、温故知新流、今枝流等流派中多少都有二刀流的影子出现。而江户之后创始的含有使用二刀流的流派,不少受到了宫本武藏剑之道的影响。在《剑道之发达》一书解说曰:“如其流名,相对武藏之末流的温故知新流而命名为未来知新流,其二刀表之术名云‘五轮碎’总是让人联想起武藏的五轮书,又极意之太刀名为飞龙剑,刀于右之手上差(上段)所持,左之手以胁差振回见敌近之间刻以短剑打面而以长剑直切以获胜,此短剑做手里剑打之事;与一方流、宝山流等武藏的一派圆明流本来此态所传皆为武藏最得意之业等综合考察此流亦为武藏流之末流未尝所不过去。”上述诸流派,除驹川改心流源于上泉伊势守;民弥流居合术源于长野无乐斋(林崎甚助门流),其它的后代二刀流流派要想与宫本武藏完全无缘,好象还真找不到了。随宫本武蔵的二天一流二刀剑法以后多被采用了二刀流之术的各流派所取入而影响与日俱增。从某种意义上说,二刀的取入或许可以看成是这些流派对二刀的有用性的一种承认吧。
◆神道梦想流杖术(しんどうむそうりゅうじょうじゅつ):使用以樫树作成长四尺二寸一分之杖的杖道,日本古武道之一。由梦想权之助胜吉所创始。初名真道梦想流。梦想权之助胜吉不仅是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的免许皆传,更得授鹿岛神流“一之太刀”极意。庆长年间与众多著名剑客试合未曾一败,后挑战宫本武藏,为武藏所败。是包含枪、薙刀、大刀三类性质的统合型杖术。
◆民弥流居合术(たみやりゅういあいじゅつ):由上泉权右卫门义胤(上泉泉伊势守信纲之孙),学得长野无乐斋居合抜刀术。开创无乐流上泉派居合后其流名又称民祢流(民弥为权右卫门母姓)。诸国遍历后经柳生利严推举仕尾张德川家。现以振武馆之黑田铁山为宗家。是所有居合术中唯一拥有固定的二刀居合套路的流派。
◆驹川改心流(こまがわかいしんりゅうけんじゅつ):流祖驹川改心(驹川太郎左卫门尉国吉)。得上泉信纲新阴流印可。二代之樱田次郎左卫门贞国改流名为驹川改心流。该流派是除含剑术表之中太刀外,还包括实手(十手)、小太刀、薙刀、两刀、三ツ道具(江戸时代,逮捕罪人所用的突棒·刺股·袖搦)、八重锁鎌等的综合武术。现以振武馆之黑田铁山为宗家。
◆今枝流:以今枝弥右卫门良重为开祖,其它不详,江户时代在仙台藩、膳所藩、长府藩、小仓藩等地皆有传播。现有松冈治部助政亲所创今枝新流,据说就是在今枝流的基础上加入了新手十手、短杖。
◆铁人流幕末曾存于佐贺藩。温故知新流以及未来知新流,不详。
三、武藏二天一流
A、片手剑法演进史
关于二天一流,宫本武藏自己在《五轮书》中是这样描述的:“武士佩带双刀是日本的传统,从将军到普通兵士,莫不如此。双刀过去指的是太刀和刀,如今已被称为太刀和胁差……初学习‘二天一流’,首先要学会如何使用双刀。双刀的正确用法是一手握长刀,一手握短刀。然而,双手握刀,由于人体能力的局限,很难左右挥舞而使用自如。因为我们人类的习惯是专注于一边。‘二天一流’的第一要诀,就是要习惯用一只手,发挥长刀的优势。”——(《五轮书》 地之卷 何谓“二刀流”)
没错了,二天一流中的二刀流有别于先代(如天真正传神道流等)的最大特色就是“习惯用一只手,发挥长刀的优势”的“片手剑法”(单手剑法)。
包含使用大小两刀的二刀流在内,这种以左右分别持武器而进行战斗的技术,其本质就是所谓的“片手遣い剑法”。若寻其渊源似乎可以直接追寻到神之代的历史与传统。另一方面,从日本刀的演化史谈,早在我国的周、秦时代,我国制作的剑刀等兵器就已经通过朝鲜半岛传入了日本。日本出土的弥生至古坟时代的青铜剑便与我国春秋时期的青铜剑极为类似。但是汉代,佩刀之风在我国兴起。剑,作为沙场兵器之王的地位渐渐为刀所替代,东汉时,刀彻底取代剑成为实战中大量装备的短柄武器。这一阶段传入日本的短兵器变成了以刀为主,尤其是铁制环首大刀的传播,对日本短兵器形制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据《日本武器概说》(未久雅雄著)介绍,日本各地曾有不少汉刀和汉刀的仿制品出土。而《三国志·魏书·倭人传》记载着魏明帝所赐之物中便有“五尺刀二口”。其后两国的多次往来,魏国每次馈赠的礼物中总有刀的存在。可知到了三国时代,中国刀在日本仍然颇受重视。延至唐代,正仓院《献物帐》中的“唐式大刀”、“唐刀”的记载,说明中国刀依旧影响着日本刀的进化。而唐后,我国本土刀剑制作艺术由于历史原因开始没落,相反,在日本刀剑制作却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进而历经千年生成了如今我们所看到的日本刀。
然而,无论是最早传到日本的青铜剑,还是后来的环首大刀,这些兵器从本质上均属于单手柄剑或单手柄刀。后由于刀剑锻造制作技术的提高,长刀的制造才成为可能始有了诸手柄刀的登场。因此由上所述可知,左右别遣的单手剑术技法才应该是一刀之遣的诸手剑发展的源泉,这也是古代刀法的本质所在。在我朝东汉及三国时代,单手刀取代剑成为征战沙场的主要短兵器后,刀术自然也替代了剑术成为士兵训练的必修课程。而如今还残存的那一时期的壁画里的战斗画像,士兵主要的格斗武器就是环首大刀,而配合环首大刀使用的是长方形的盾牌。骑兵与步兵皆如此。可见当时是左手持盾、右手持刀的刀法盛行。同时期传入日本的短柄武器当是以刀为主了。在日本各国古传说中的古传刀剑术记载中曾大量出现楯刀剑术的记载。《日本书纪》、《古事记》、《太平记》等古文献中就有“手楯”或“持楯”的记载。如《日本书纪·卷十四 雄略纪·物部目连 讨伐朝日郎》中即有“物部目连自执大刀、使筑紫闻物部大斧手、执楯叱于军中。俱进、朝日郎乃遥见、而射穿大斧手楯·二重甲、并入身肉一寸、大斧手以楯翳物部目连、目连即获朝日郎、斩之“的记事。而日本佐贺县川寄吉塬遗址(弥生时代后期)出土的铎形粗陶器上,亦刻有左手持楯之人像。可见,我朝汉时这种一手持刀一手持盾作战的楯刀剑术是随之流入日本。等到奈良时代,日本国依然有将楯与刀、枪等组合使用的记载。直到现在,在日本国内各地依然有楯武术修行的传承。
然而,伴随着时代的进步与冶金锻造术的发展,日本刀的最终定型代表着诸手柄一刀剑法技术达到了一定高度。古传的单手剑术技法终成为了新兴日本刀操作技法的底流逐渐从历史舞台上退下了。然而,单手剑术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在小太刀操作法之中以及战国时代大量采用的马上剑法基本上都有单手剑术的影子。而日本的单手楯剑术更是有着悠久的历史。在日本刀完成、诸手柄操作法确立后右手持大刀,左手用扇子或楯的左右别遣之古传剑法依旧作为了诸手一刀剑法的别传、奥传在古剑法流仪继续存在流传着。
B、武藏剑法源来——绝迹之武道·当理流
虽然关于宫本武藏的资料乱七八糟,真真假假难以辨别。不过有一点我到是可以肯定,那就是,在宫本武藏的一生中,从来没有拜过任何一位剑术师范。当然了,这并不是说武藏的二天一流是凭空冒出来的,至少说,二天一流的创立甚至武藏的一生,与一个人及他的武道绝对是脱离不了干系的。而这人就是诸多史料中,与武藏前期生涯休戚相关的人物——新免无二。
小仓碑文中有记“父新免号无二为十手之家”,可知其为十手高手。而据传,新免无二有一自创流派名为当理流。可惜现在早已失传了。不过想来,若武藏一生未曾拜师,那么武藏最早接触的武道必然是对其探求剑之极的一生影响最重的,那也就是这新免无二的当理流了。虽然当理流早已绝迹,甚至连记载也没留下半点。不过,传说中作为当理流由来的美作竹内流以及传说是新免无二弟子的青木条右卫门一族所开创的铁人流(円明实手流)至今仍存在着。通过对竹内流、铁人流这当理流的源来与传承的分析,想得出当理流的大概也不是不可能的。
竹内流是日本古武道(古武道指明治维新前已经存在的古代武术)之一,是美作国(现在的冈山县北部)塀和乡一ノ瀬城主竹内中务大辅久盛于天文元(1532)年所创始的古流派。其流仪表艺(一般的公开技术)为“小具足(短刀术)”、“破手(柔术)”、“棒术”并包含了“斋手(剑术)”、“拔刀术”、“薙刀”、“锁鎌”等技能含,可谓是一门“总合武道”。其中更是以“小具足(短刀术)”为其流派重心。在《竹内系书古语传》有这样的叙述:“时天文元年壬辰六月……持二尺四寸之木刀……精心劳倦,不知不觉间以木剑为枕而卧……白发之山伏(山伏:修行者)来……以一术示之……以为木刀取长无益故将之二切分为小刀,其后随身携名曰小具足也。”在其术传到了久盛之孙久吉手中时,久吉终于完成了以捕手腰廻小具足为中心的流仪。其中的小具足·腰之廻所使用的是一尺二寸(36cm程度)的短刀。再与竹内流的捕手术(柔术的一种)融合,最终诞生了十手的原型。因此,可以说这“小具足·腰之廻”就是十手术的早期原型了。
十手的生成其实也是日本武道中非常有趣的一味。武道本来的意义是即是保护自身生命安全的一种手段。不过二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日本国几乎是处于在政情混乱中无法自拔,愚昧的屠杀在不断被继续,黑暗和混乱的时代经历了何止百年。取得天下的野望在诸大名的胸中燃烧,无数的战斗在重复,似永无止境。在战乱频繁的年代里,为了自己的生存而磨练武艺从而使得日本的武道得到了彻底的研究与发展。只是,这样的时代下衍变生成的武技却摆脱不了杀戮其它的生命的最终使命。杀人与自救,新生的染血的杀人法与武道的本质不得不说是一组矛盾的存在。虽然说弱肉强食是世间不变的真理,但是,也有的兵法家为追寻精神世界的奥义而求道一生。在这其间的少部分兵法家所修行所得之最终境界已然超越了传承万代万世单纯杀人之技,以身心炼磨为至高真道的新武艺开始出现。竹内久盛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将无伤敌而捕的捕手法体系化,再将低杀伤力的棒术与剑术、捕手相结合生成捕手剑术的作为,足以与依据上泉伊势守剑术最高奥义无刀之位衍生出无刀取的柳生石舟斋相媲美。从竹内流的诞生地美作国来看,新免氏本来就是美作国人。因此,新免无二当理流受到了竹内流的影响也不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一心想追求“不杀以制人”的竹内久盛来说,虽是继承的他竹内一族十手之术,然则宫本武藏所倡导的却是与“不杀以制人”彻底对立的赤裸裸的“直接杀人法”,这,不知道竹内中务大辅九泉之下又作何感想……
若说竹内流算是当理流发展的源头的话,那么,与之最接近的流派自然非由青木铁仁金家(又名青木条右卫门)所开创的铁人流(又称円明实手流)不可。在《丹治峰均笔记》中有关于青木条右卫门的记载:“父ハ宫本无二ト号ス。邦君如水公之御弟黒田兵库殿ノ与力也。无二、十手之妙术ヲ得、其后二刀ニウツシ门弟余多有中ニモ青木条右卫门ハ无二免许ノ弟子也。” 而在円明流实手家谱中青木铁仁金家的嗣系如下:
○宫本大藏大辅家元┐
┌────────┘
├宫本武蔵守吉元―宫本无二之助一真―宫本武藏守正胜(武藏??)

├青木常右卫门吉家―青木铁人金定┐    
│               │
└青木与八郎家真        │
┌───────────────┘
│铁人实手流开祖
└青木铁仁金家┬青木与四郎家久― 
       │
       └内田正右卫门良昌┬内田正右卫门良栋
                │
                └内田孙兵卫良基
据传,这位青木铁仁金家也就是青木条右卫门,乃“宫本无二”的大弟子,得无二免许。后又开创了铁人流(又称円明实手流)。而这铁人流中便是以十手之术而闻名的。后世所传二天一流主要分为三大系:山东派、野田派、伊织派。然而山东派二天一流的礼法所作乃行向身之蹲踞,而伊织传二天一流行横向蹲踞之横礼。原始的二天一流究竟是何种情况因为没有记录我们不得而知,只是在铁人十手流绘传书中却是采用的横向蹲踞,这与伊织传二天一流非常接近。
综合来看,青木条右卫门的铁人流是对无二当理流的一种继承。那么连最先跟随无二并习得无二十手之术的大弟子青木条右卫门在他的肖像画上所摆出的是二刀架势。如此逆推,当理流十手术所采用的也是二刀之术,这也是绝对说得过去的。所以大胆推测,所谓的当理流武道,实际上很有可能是一门以十手为武器的二刀剑术。
对于这一解释,专门的武道·武术情报杂志《秘传》月刊(BABジャパン出版局出版)中“武术秘传书梦世界”专栏第七十六话【当理流伝书(仮称)】一文便对当理流体系作出推敲解释:“梦语人(专栏作者)确实的无二斋兵法包括了‘一刀剑·二刀剑·十手二刀剑·小太刀·捕手·小具足·绳·手里剑’,不过这些都是根据世代遗留下的传书所做的类推。可是这种类推论据如不能被理解只会被当成是胡乱的结论,无法取信于人,这是个困惑。可无论如何,对于想要真实探寻当理流也只能依靠彻底分析这些无二斋传书了。而在武术内容方面可以探求的史料只有无二斋发给水田某的当理流目录了,其间几乎是以二刀剑法(加以小太刀传)为主的武术体现。然而从水田氏自身采用是相逆的一刀剑法这一方面考察剑术目录传书的发行,无二斋兵法未必是完全的二刀剑法,可以推测是水田氏还继承了很大程度一刀剑法。只是这部分一刀剑法究竟是水田氏的独创还是他系剑法的付加,我们无法判断。如此可知,无二斋兵法乃是传承了一刀剑法也是无可断言之事。”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关于“平田无二之助”的记载中有这么一段,大意是天正年间,织田信长的势力开始侵蚀中国地方。羽柴秀吉作为主将开始了中国攻略。而无二之助的主君新免伊贺守与信长·秀吉勾结,一举拿下了明石城。在新免伊贺守递交羽柴秀吉的战胜报告中就提到了无二之助此人此役中以得意之十文字枪技讨取七人。根据这一战功,新免伊贺守特别允许了无二之助以新免姓。由此节可得,无二其实在十文字枪上造诣亦是不浅。这点由《筑前新免氏系谱》中所记“则种之家臣·宫本无二之丞、十文字枪术之名人也”之句亦可为佐证。所以在其后无二创立当理流时,将十文字枪作为其流派技艺之一传授也是有可能的。
到目前为止,对于当理流,确实的资料只有现存的水田氏当理流目录以及奈良宝山寺所藏无二斋传书断简。在这些资料中当理流的武道皆是以二刀剑法为中心。虽然没有其它补充资料可以直接确定当理流就是“二刀之流派”,不过我们可以明确一点,身为武藏先代的无二所创立的当理流,至少是一门融合了二刀流、十手术并可能包含十文字枪、一刀剑法的综合武道流派。
C、二天一流的真实
二天一流这一名词的出现,应该是在宫本武藏所著之《五轮书》中。《五轮书·地之卷·自序》开篇就是“吾兵法之道名曰二天一流”。现在,很多人谈起二天一流往往将之与二刀流划了个等号。其实这是不对的。至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样的谬论,将二刀流等同为了二天一流,我所看到最早出现此类误解的是在山田次朗吉(1862~1930 直心影流十四世榊原键吉弟子 直心影流十五世)所著《日本剑道史》(水心社 大正十四年):“二天一流乃宫本武藏二刀流之名也。”
其实,在诸史料中无一例外指出了宫本武藏使用二刀。如与锁镰达人宍戸某一战中以左手持短刀投敌制胜的传说(《二天记》所收),又或者是《丹治峰均笔记》中应对尾张藩士及松平直政时以二刀出战的记载……等等皆是如此。因此在《五轮书》中武藏明确地写下了“初学习‘二天一流’,首先要学会如何使用双刀”的说法。只不过,要说二天一流就是二刀流却是没有真正读懂《五轮书》的偏执了。在松浦静山的剑术论《常静子剑谈》中记有“平戸之藩中有二刀之剑流。其始,为宫本武藏所出也。今其流称谓圆明流也。”据记载,圆明流(円明流)的创立者确实是宫本武藏。一般以为,円明流的创立是以《兵道镜》一书的完成为标志的,也就是庆长十(1605)年十二月,二十二岁的宫本武藏暂时滞留播州龙野藩领内修行之时。当时武藏授予了龙野之武者、円光寺住持多田半三郎円明流印可书,后由多田円光寺开创円明流道场。不过户伏太兵(绵谷雪)却认为,在谣曲《源氏供养》中有《四智円明の明石の浦》,而且筝曲《明石》中也一样可见《四智円明の明石舄》。这两者中的“明石”皆指地名,所以作出了円明流乃武藏明石时代(大概时间为庆长十三(1608)年)所创始的流派这样的推测。
而二天一流的出现,是武藏在经历了人生后半部分的摸索与探询后对对兵法奥义的参悟。《五轮书》中记:“其后尚未深得道理而朝锻夕练,待自悟兵法之道时我已年过五十”。可推测,武藏大彻大悟创出二天一流,至少是宽永十(1633)年之后的事了。二天一流是武藏后期的使用的兵法名称,而以前的“円明流”现在一般被称为了“武藏流”。所以,円明流这“二刀之剑流”可以说是二天一流的前身而非是全部,但二天一流包含了二刀剑法同样也是无庸置疑的。譬如近世朱子学的代表者·林罗山(注1※)在其《罗山林先生文集》中写道:“旋风打连架打者异僧之妄言也。袖里青蛇飞而下者方士之幻术也。剑客新免武藏玄信、毎一手持一刀、曰二刀一流。其所击所又指纵横抑扬、屈伸曲直、得于心应于手、击则摧、攻则败。所谓一剑不胜二刀、诚是非妄也非幻也。庶几进可以学万人敌也。若推而上之、淮阴长剑、不失汉王左右手。以小譬大、岂不然乎。”这里的“二刀一流”指的就是“二天一流”。
二天一流,单字面解释,何谓“二天”?根据武藏研究家的说明,二天两字来源于《五方之太刀道序》:“故道根二刀、二曜丽天”。又史记有云:“文曜丽乎天,其动者有七,日月五星是也。”因此得这里二天所指实为太阳与月此二天体,即指阴阳二元。因此所谓的“二天一”,“二”既是“一”,这是阴阳二项对立的相对统一发展即为“一”的观点,也就是宇宙原理中阴阳二元生成太极之道(《易经》“一阴一阳为之道”)。可是,若将二天之阴阳直接理解为双手分别握短刀与长刀之法未免太过牵强。要真正理解二天一流,在我看来应从两方面入手。一是二天一流的传承,其二就是宫本武藏对于二天一流兵法作出阐述的《五轮书》。
宫本武藏的流派照前文所述依次为当理流 → 円明流 → 二天一流的顺序。作为宫本(新免)家家传武艺的当理流为“二刀之流派”,这点前文已做解释。特别是“十手二刀剑”(一手使刀一手使十手的二刀流)这一因素很大程度地影响着武藏年轻时所走的路线。而在武藏青年时期所创的円明流至今为止尚在尾张等地流传。円明流“二刀之剑流”的特点也是很容易被证明的。因此,円明流可以算是宫本武藏对宫本家古传二刀剑法的一种承接关系。然而随年龄的增大,武藏对円明流的境界越来越不满意,三十岁后,武藏“回顾昔日的战绩,发现这些胜利并不意味着我已经达到兵法宗匠的境界。这也许是因为我欠缺兵法的才能吧,或者是天数如此,也有可能是其他流派的水准太差之故。于是我日以继夜地寻求着兵法的奥义”(《五轮书》 地之卷 自序),直至“五十岁的时候,我终于领悟到了所谓兵法的精髓所在” (《五轮书》 地之卷 自序)。所以有了二天一流的创始。待《五轮书》写毕,二天一流大乘,此时的武藏已经不在拘泥于原先剑道的形式,甚至超出了一般意义上兵法的范畴,使“二天一流”的兵法不但是一人的兵法,更是千军万马的兵法,达到了将“兵法之道”转化为自我理念的境地。所谓“兵法之道,即求胜之道。世上难免有斗争,就实用而言,大可将兵法之道贯注于一切争斗的全过程” (《五轮书》 地之卷)。武藏对于“兵法之道”的理解已经很好地阐述了二天一流兵法的真理——“求胜之道”。
“求胜之道”,是贯穿整部《五轮书》的中心。何谓“求胜之道”?观《五轮书》地、水、火、风、空五卷:地之卷为概述兵法之妙,讲解何为“二天一流”;水之卷取水之魂,述变化中不变之道;火之卷解析战略战术;风之卷分析他流剑术风格与不足;空之卷以空为题,是对二天一流至境“空明”的总结。然而在全书中,我们所看到的只是对兵法的总汇,对单对单决斗乃至多对多战役中个人如何立足的经验总结,对其他流派风格行为的判断分析。虽然有“首学如何使用双刀”以及“第一要诀是要惯用单手发挥长刀优势”这样的句子对二天一流片手剑法之二刀流作出定义。可是,对于二天一流,我们从中却找不到任何的一招半式,这又是为何?其实很简单,二天一流的真意即兵法之神髓。在武藏心目中兵法的实质就是“学会正确的握刀法,以简单的五段位(上段、中段、下段、左手位、右手位)配合五刀法(《五轮书》水之卷:五种刀法是“二天一流”的精髓,也是“二天一流”的全部刀法),把握战场的节奏……剩下的,只是如何想法设法击败敌人。武藏在《五轮书》中以自己一生经历所得宝贵经验对试合时的应对之策以及实践中的种种心得进行总结。武藏以为“练习剑术,研究兵法,是人的身、心需要。若过分沉迷于追求剑技,是不可取的”(《五轮书》 火之卷),而且“偏爱长刀或短刀,偏重力量或剑术。这些都是远离了剑法正宗的偏道” (《五轮书》 风之卷)。真正的二天一流剑术就是一门学问,有着许多重要的求胜原则。二天一流不存在什么绝门秘招,也没有初级和高级的兵法之分,完全是对这些如何取胜的大原则的领悟,是对兵法精髓的体会,最终达到“天仰实相円满、兵法逝去不绝(注2※)”的空明至境。宫本武藏所言“兵法,乃心之事也”便是如此。通过不断的修行与实践,掌握基础(五段位、五刀法、节奏等)累积经验以求心境的提升而终参悟“求胜之道”,这才是所谓的“二天一流”兵法。是二刀流还是一刀剑法,其实,在达成“二天一流”境界后根本已不再重要。这才是所谓的“二天一流”的真实。
D、二天一流继承
■ 武藏的后继者
宫本武藏的晩年是在肥后(熊本)度过的,并在此地传播他的二天一流。这是广为人知的事实。武藏在临死将《五轮书》、《五方之太刀道序》授予了弟子寺尾孙之丞胜信(熊本藩士),又将《兵法三十五箇条》及《独行道》作为授予二天一流后继者的凭证了弟子同时也是孙之丞弟的求马之助信行。
而其后,胜信的子孙并没有人继承了胜信的道统,可以说二天一流实质相传者的地位是被让给了其弟信行。不过胜信的高弟柴任三左卫门美矩却以技量优秀而得授印可,柴任后又仕官于福冈黑田藩,所以说胜信的系统是以福冈之地为中心达到隆盛极点的。而另一方的信行,考虑到武藏的养子宫本伊织尚在小仓,因此并没有立刻领下二天一流宗家的名乗,并将武藏传流仪之书及大小带刀送于了伊织。然而伊织却言:“继承宫本家流仪之事就全权拜托信行殿了。”故只领受脇差将其它物件返还给了信行。后宫本伊织开创了宫本伊织传二天一流(伊织流),其派含“一剑法五本里表”、“二剑法五本里表”。而信行则依照武藏遗言“需男子继承新免之名”在严格传授膝下诸子二天一流的同时,从中选出了最具天赋之才的四男寺尾弁助传授二天一流全部奥义后继承武藏之迹更名为新免弁助信盛(森)成为了二天一流的二代目。因此在熊本所存二天一流系谱上的第二代非是信行而是弁助信盛。
■ 寺尾派(山尾派)
新免弁助信盛天性尤善兵法,有“武藏再来”的美誉。但十分可惜的是,还非常年轻便离世而去。其门弟惟恐流仪断绝,于是拥立信盛之弟,信行的五男寺尾藤次玄高为二天一流三代目。玄高之技虽不如其兄长弁助,但也得父亲信行以正传相授之人。玄高在他有生之年专心致力于门弟指南,直至八十二岁亡。之后的道统继承者有人名山尾甚助者改流派为山尾派,直到维新后依然坚守着二天一流正传。然而进入大正期后,最后一任后继者名关孙之丞,之后其派断绝。
■ 山东派
玄高之弟,信行六男寺尾乡右卫门胜行也得到父信行授予正传,并与其兄玄高共同致力于二天一流的教导。据传,胜行曾隐居山间三年,闻寒夜溪水之音而悟得兵法之奥意,锻炼其技终成就兵法二天一流剑法。胜行之流后之继承者为吉田喜右卫门(如雪)正弘。之后以山东家三代为继,故称“山东派”。山东家之后的承继者青木规矩男久胜被称为流仪中兴之祖,其流派不再局限于熊本一地,在其他地域同样培养出中不少的门人。是以现在日本各地所传之二天一流以山东派居多。山东派的正传在青木之后分别是清长忠直、今井正之氏、岩见利男氏,“兵法二天一流剑术”如今也得到日本古武道协会的认定,进而加盟。
山东派依据武藏遗留的“五方之形”,在寺尾胜行以后世代继承者皆附加一刀与一小太刀,更有棒术之形的传授为其流派特徴。然而明治以后,为坚持其形势法的继承而舍弃了竹刀稽古。山东派因此也成为了至今依旧保持着古流剑术传统样式形武道之道的流派之一。此派以如今的大分县为传播中心,包括“一刀剑十二本”、“二刀剑五本”、“小太刀七本”。
■ 村上派(正胜系/正之系)
新免弁助信盛的门人中有名为村上平内正雄者。据说村上平内因为挑战弁助却败在后者二刀之下因而拜入弁助门下。平内随弁助修练,有门弟中随一(第一)之言,后却因为行为粗暴而被弁助驱逐出门,又被藩主收回知行成为了浪人。而平内的继承者是他的二儿,两人不但器量宽宏,更兼剑术出类拔萃。不久便被提拔为熊本藩的兵法指南役,后更被允许重新使用二天一流的名乗。村上派二天一流根据长男村上平内正胜与次男村上八郎右卫门正之这两兄弟各自的系统分为了村上派(正胜系)与村上派(正之系),均被列入为熊本藩的二天一流五流派,在江戸末期达到昌盛,不过以后断绝了。
■ 野田派
野田一溪种信乃村上平内正雄次男八郎右卫门正之的门下高弟。野田一溪从村上兄弟学二天一流,并得到了弟正之的皆传,与此同时还兼习寺尾派二天一流,更添加独自的工夫而称为了野田派二天一流。野田派也是前述肥后五流派之一,在村上派二流中途断绝后与山尾派、山东派共形成二天一流的三大流派。而大正期寺尾派(山尾派)断绝以后,与山东派一起作为二天一流两大流派流传至今。
野田派据说是所有二天一流流派中最注重施展的武技的流派。在学野田派的剑士当中,多有在維新以后成为了竹刀剑道界的重要人物。如明治四年生的加纳军次即是以擅长竹刀及二刀而活躍于当时,还有武德会熊本支部第五高等学校的剑道师范鹤田三雄也是与加纳一同学二天一流于野田派十一代野田三郎八,后又传与松永展幸。松永后早熊本市内设立剑道场武藏馆,组织起全国二刀流会并为后进者进行指导。另一方面,学得加纳流仪的指田次郎为二天一流将来能继续存在于在熊本一地,故向熊本剑道连盟申请了流仪保存的委託。受理的熊本剑连于是设置了野田派二天一流的保存会,原本为私人所有的流派之后成为了熊本剑连的公有流派。之后“野田派二天一流”受到日本古武道协会的认定而加盟。不过熊本剑连保存继承的只是作为二天一流形势法的“五方之形”,而现在,江戸期以来的竹刀及二刀的技法已经多有失传。
■ 新免(神免)二刀流
二天一流的分派流派遍及全国,为数众多,然而传到越后新潟一地的只有新免(神免)二刀流一门。宫本武藏将《五轮书》授予寺尾孙之丞胜信这一系统,而这一系统的传人柴任三左卫门美矩则以福冈为中心传播二天一流。福冈的二天一流是以黑田藩的立花家、大冢家、林家为中心繁荣起来的。第六代立花弥兵卫増寿将印可授予了丹羽五兵卫信英,而后信英从福冈迁往新潟一地继续传授二刀之技。丹羽所传二刀之流仪,也就是新免(神免)二刀流成为了越后藩的剑术指南役在其后为五十岚家所传,作为世世代代的家传流仪而得以继承。可惜的是五十岚家的家屋曾遭到火灾,烧失了大部分传书。从第九代的五十岚平太郎福至五十岚隆助之间的继承者为谁,如今已是不可考。
五十岚家所传的神免二刀流与其它二天一流所传木刀之“形”不同,以竹刀做二刀的试合势法成为了这一流派的特征。现代所保留继承的江戸期竹刀稽古之古法可谓少之又少。从这点上讲,新免(神免)二刀流因此成了贵重流派。
(※残存资料中,“新免”与“神免”是被通用的)
■ 二天一流的主要传系

 
四、结语
总的来说,二刀流剑法在室町时代已经出现。不过与神代传下的片手剑法不同,室町时代中条流等流派中所谓的二刀流通常情况下一手持长刀主攻,一手持短刀主守或投掷,其二刀的作为是有所限定的。而单手二刀剑法朝着诸手柄一刀剑法发展,这是历史的趋势不可逆转。无论是在我国还是日本皆如此。大略是在镰仓幕府建立之初,相传由战神源义经最终完善,一刀剑法无可避免的取代了单手剑法成为日本剑术主流。后世发起的兵法三大源流(中条流、天真正传神道流、爱洲阴流)皆是以诸手柄一刀剑法为中心,二刀流也因此逐步没落。这样的情况一直延续到江户初期宫本武藏的出现。虽然武藏的二天一流中有对最原始的单手剑法复古的内容,但其主要内容却超出了一刀或二刀的限制范围,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就将二天一流等同于二刀流。然,从円明流的创立起,武藏从新在世间兴起了单手剑法修行与二刀流修行之风却是事实。江户时代产生的武藏圆明流、铁人实手流、时中流、二天二刀流、眼志流、未来知心流、正雪流等都能算做是受武藏二天一流影响而诞生的二刀流剑派,而有的其他流派也将自身剑法与武藏的二刀剑法相融,合并而成了一部分新的二刀剑法,进而诞生出新的流派如心形刀流、柳刚流。而在明治时代,武士制度的崩溃直接导致了剑道的衰退,二刀流曾一度销声匿迹。最终还是由于讲武所的剑道师范榊原键吉的努力,明治六年击剑兴行的诞生才使得整个剑道界得以重新振作。不过在此过程中,二刀流依然被视为少数派几乎被舍弃。大日本武德会的规程等之中与二刀流相触的内容可谓少得可怜。可见二刀流在武德会时代是不得赏识的。不过直到武德会解散,全日本剑道联盟形成,二刀流虽不受重视却未曾被废止。然而在昭和三年学生剑道的统一组织“全日本学生剑道连盟”以帝国大学为中心兴起,源至宫本武藏胜利至上主义的思想在那好战年代极端盛行,二刀流剑道自体成为了战争的手段一度助长了军国主义邪风,终于导致了在战后对二刀流存在意义的思考,二刀流试合也被全日本学生剑道连盟列为禁止项目直至平成四(1992)年才得以解禁。这也就是二刀流在近世被斥为邪剑的原因。
“剑道是剑之理法的修练而再形成人性之道”——这是世人对历史的反省,为了不再反复过去错误的警钟。然而,“剑是杀人的凶器,剑道是杀人的工具”,至少笔者一直以来对这句话持的是肯定态度。无论是剑还是剑道,使用它们其实始终是人。剑是没有错的,剑道同样如此。有错的,只是错误的时代,错误的思想,还有错误的人,如此而已。因此不仅是二刀流的实践者,也包括了全部剑道修行者,都应该从内容上认识到二刀流史的普遍性存在。尽管在如今,二刀流的现状依然不如意。特别是对二刀流存在偏见以为邪道的人委实不少。多年的禁令使得二刀流缺少了表现的场所,修行者也远较一刀剑法之人少。要修习二刀流首要是放下对二刀流的偏见。二刀非邪剑,二刀流的受禁实则是历史时代人为导致的因果,非二刀之罪也。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才可以使二刀流的修行者在今后的艰辛之路上一步一步走下去。
补录:
※1、【林罗山】         
1583~1657 遵从宋儒对古典的重新解释,《四书》采用朱子注,《五经》的《易》采用程朱注、《书》用朱子门人蔡沈注、《诗》用朱子注、《礼记》用元陈皓注、《春秋》用宋胡安国的注解,并把朱子编纂的《小学》、《近思录》作为辅助读本,在诗文学方面也是以宋为宗。德川家康开创江户幕府以后,任命其掌管幕府文教。
※2、【天仰实相円满、兵法逝去不绝】
《小仓碑文·遗偈》,意为仰以望天,实相円满之完全兵法即便消失亦不会决断。也就是指武藏个人之死也视为永恒。
“实相円满”为佛教用余——实相:万物实事求是之姿,不变的真理。円满:满足而毫无欠缺的样子。而“天仰”则有儒家思想的意味在里面。儒教和佛数的混淆,也是当时思想的一大特点。
“逝去不绝”中“逝去”即为离开眼前的事物,也就是消失。不过以现代语解释,意为消灭。这被消灭的东西,实则却是用不绝断的永恒。
本章节参考:
播磨武藏研究会
武藏二刀剑法无双会
《五轮书》 宫本武藏
《丹治峰均笔记》 立花峰均
《剑道二刀流相关史的研究——二刀流继承的历史作用》 指导教官 东宪一教授
《二刀流を语る》 吉田精显著 体育とスポーツ出版社
《秘传》月刊——“武术秘传书梦世界”专栏第七十六话
《五方之太刀道序》宫本武藏
《历史上中、日、朝剑刀武艺交流考》 马明达教授《说剑丛稿》
《双手刀法源流》 马廉真
《中华刀剑史》


 

 

详细资料请浏览本馆网站: 广州、佛山集贤剑道馆 

官方博客:163集贤剑道馆   官方微博:sina集贤剑道馆  

官方手机网:手机集贤剑道馆

上一篇:第01回 全日本都道府県対抗女子剣道優勝大会 Poster
下一篇:【转】百回稽古--小川忠太郎(第四回)

我要留言
 广州剑道 网站地图     sitemap     友情链接     吸音板

东风西路市总工会体育馆 地址:东风西路市总工会内(地铁2号线纪念堂站D出口)

咨询电话:13527624541(何生)    E-MAIL:87163603@qq.com

Copyright 2008 集贤馆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8039482号